梦境里迷路了 梦到去玩鬼屋

人生如梦 64次浏览

摘要:访谈陈诗哥儿童文学作家对异域世界的想象是全人类共通的梦想,新作《一个迷路时才遇见的国家和一群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里想象了如此多异域世界,我希望能在日常的表象之下寻找到世界的本来面目。

梦境里迷路了 梦到去玩鬼屋

【本期文章导读】

梦境里迷路了

梦到去鬼屋很害怕

梦境里迷路了

访谈

陈诗哥

儿童文学作家

对异域世界的想象是全人类共通的梦想,比如中国古代有对桃花源、仙窟、湖底世界的想象叙事,西方也有对巨人、地精世界的传说,新作《一个迷路时才遇见的国家和一群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里想象了如此多异域世界,但它们对现实世界形成了丰富的指涉在梦境中迷路。

陈诗哥

土豆国、花人国、鱼人国、欢乐谷、风车国、看不见的国家也是来自日常现实的观察,但我不会满足于这个层面的观察,我希望能在日常的表象之下寻找到世界的本来面目梦境里迷路了。就像跳上一个百米高台,主要通过专注,抵达想象力的最深处,才能摆脱地心引力的束缚。想象力是一种向上的力,它是克服地心引力的最佳武器。在这部作品里,我希望探寻奇之日常和日常之奇。

长长的书名很有意思,我们习惯了迷路时寻求准确的导航,习惯了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完全忘记了小时候都是一个个爱做白日梦和奇怪想象力的自己,而这个书名对不同年龄的读者形成了默契和提醒一个迷路时才遇见的国家和一群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

陈诗哥

这个书名不是随便取的,而是有它的用意。什么叫一个迷路时才遇见的国家?我们有时候做一件事情,得需要为之着迷、沉迷,甚至为之痛苦、迷茫、迷路,才有可能抵达我们想要追求的境界。譬如,晋朝大诗人陶渊明的名篇《桃花源记》,那个渔夫就是迷路了才找到了桃花源,桃花源是我们中国最美的地方梦境里迷路了。后来他想再去找,却再也找不到了梦境里迷路了。而在这本书里,主人公 “我”游历了很多国家,追寻真正值得过的生活,这些国家都很有特点,也很有趣,但去了很多国家之后,他反而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最后在一座山上迷路的时候,发现了爷爷他们建立的王国,也就是“几棵树、一口水井、一个小山坡、一间鬼屋、一栋炮楼、背后的田野、远一点的玉米地、蚂蚁窝、田鼠洞”,一块巴掌大的地方。直到这时“我”才明白,这些小小的国家和国王,才是他真正想要抵达的境界。

那么,什么是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我希望,孩子们除了有一颗温柔、谦卑、宽恕、忍耐的心外,还需要有一些 “适度的理性”,因为现实中有怀疑、欺骗、暴力和苦难,如果我们稍有不慎,便会麻烦缠身。但又无需太多,适度即可。理性太多的话,味同嚼蜡在梦境中迷路。

我觉得,孩子就是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而童话就是迷路时才遇见的领地。当天地把存在过的一切都消失殆尽的时候,唯有那些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才能召回那个迷路时才遇见的国度一个迷路时才遇见的国家和一群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

远行和归来从过去文学中常见的一种母题,变成了21世纪非常普遍的人类流动状态,成年人或许更能感受到你书写的这种感受,许多年轻人开始回归家乡,带着成熟的外部世界经验再去审视家乡、参与它的形象,无形之中也给了孩子一个潜移默化的认知,并且和文学书写形成了对照在梦境中迷路。

陈诗哥

梦境里迷路了 梦到去玩鬼屋

梦境里迷路了 梦到去玩鬼屋

的确,在某种程度上,这本书也可以说是我自己的故事。人们为什么总要远走他乡?古人说得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却想起了《西游记》,唐僧师徒为什么要历经千辛万苦,远赴西天取经。那是因为取经的“经”,不仅是名词 “佛经”,更是动词“经历”。也就是说,要有所经历,才能取得真经在梦境中迷路。“我”走遍天涯海角、探访世界的尽头后,经历了种种曲折离奇、刻骨铭心的故事,最终回归故乡和童年,重新成为0—99岁的孩子。

因此,书中的行走,不仅是指旅行,更是指人生的各种经历在梦境中迷路。没有事情不包含真理。所以,我们不要害怕我们所遇到的事情,人生不可能按我们所设想的进行,但只要我们心性澄明,就能从所经历的事情中洞察真理。我认为这是一种真正的学习。

陈诗哥

童话之书

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4年

写完这本书后,我试图总结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我很幸运地从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的著作中找到了原因,他在一篇阐释荷尔德林诗歌的文章中指出:“诗人荷尔德林步入其诗人生涯以后,他的全部诗作都是还乡……还乡就是返回与本源的亲近。……诗人的天职是还乡,还乡使故土成为亲近本源之处在梦境中迷路。”

可能会有人问:孩子能读懂这一层面的意思吗?那么,我想反问:孩子真的能读得懂李白的《静夜思》吗?《静夜思》不是童话,但有童话的特质:简洁、乡愁。这首诗,可以说是我们人生的第一首诗。然而,哪怕是这样一首简洁的诗,当中的每一个字孩子们都认识,字面上的意思孩子们也能明白,可是孩子们可能还是无法读 “懂”这首诗的,它需要一些人生的阅历才能体会得到。但这有什么关系呢,优秀作品有如此多层面,内容、语言、细节、主旨,读者总能找到切入作品的角度。另外,什么叫“懂”,孩子能体会得到某些意思,却无法表达出来,这算不算“懂”?现在不懂,但过几年后懂了,这算不算“懂”?我们不能总是以“读懂”作为儿童文学的标准来追求一个迷路时才遇见的国家和一群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在梦境中迷路。

这就像成年人都曾经拥有那样的童年,蓬勃的自信和亲近自然的能力,但长大后似乎就忘记了,介于“懂”和“不懂”之间,和儿童之间的沟通也难以顺达。这大约就是当我们现在讨论中国童年的时候,其实是想同时讨论成年人和儿童的共源。

陈诗哥

我想起一个难忘的场景。1999年12月12日,大学一年级,我和同学去清新县桃源镇了解当地的希望小学,我看到路边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右手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左手拿着一根短短的木棍,他眉头微蹙,侧着脑袋看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他的衣服好多天没洗了,但一点也不影响他释放出一种充沛的高贵的气场,那是一种国王的气场。从他身边走过后,我还回过头看了一下:只见他呼啸一声,欢快地往村外奔跑,就像是去巡视他的国家。多年来,我对这一幕念念不忘,我在思索这意味着什么。我认定,这个孩子就是一个小国王。我后来想,每一个孩子,尤其是山区的孩子,他们都有一种蓬勃的童年精神,有一种原始的、诗性的、甚至狂野的想象力,它是孩子克服生活困境的天然的强有力的武器,我们应该顺势而为,把这种童年精神转化为一种持久的生命状态:无论这些孩子能否走出大山,他们都能有勇气、有力量面对他们的生活。

乡村里“小国王”

陈诗哥 摄

这样的童年精神,对成人来说也是一种滋养。蒙台梭利在《童年的秘密》里指出:“儿童的世界中隐藏着某些至关重要的秘密,这些秘密能够揭开人类心灵的面纱;儿童的精神世界中也蕴涵着某种力量,一旦被发现,就能帮助成人解决他们自己个人的和社会的一些问题。”而成人一旦召回这样的童年精神,他就能重新成为一个温柔的谦卑的有理智的孩子,成为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这样的梦想家,是有能力把世界建设得更加美好的。

这种关联性有时需要作家主动去发现和再现,你的新作里“国王篇”里主角就是自己的爷爷,完全是大家都熟悉的童年,这大约就是几代人之间传承的方式,或者说所谓的传统性。

陈诗哥

审核丨谈炜萍

核发丨熊炽

梦到去鬼屋很害怕

梦见自己住的地方是鬼屋鬼还让我不要害怕说不伤人

梦境中的鬼,代表自身存在的负面情绪思想,梦见住鬼屋的预兆如果梦见鬼屋,在现实中如果有不好的感觉,心里觉得不对,就不要进去似曾相识的房子里。

好了,关于梦境里迷路了问题,今天就讲到这里,希望以上的内容能对大家的问题有所帮助。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内容